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喻叶段子-魔幻的武侠故事

昨夜的雨疏一时密一时不知延续到了什么时候,晨起时还是那般风声急急。

叶修前日晚间被灌了几杯酒,乡间家醅到底不是什么传奇烈酒,但毕竟他一向量浅,四五个时辰之前的酒意现在还未散去。

远远有鸡鸣声声,窄仄的桥上霜迹还没有褪去,叶修望了一眼仍悬在穹顶的明月——虽然光辉暗淡了些。

这地界偏兴深秋落雨,萧萧瑟瑟还不完,一阵又一阵的风催刮得紧。叶修呵了口气,去试有没有白雾。天气还没有冷到那般地步,自然是一点白气也无,只是他仍旧呵着气,伸了手慢慢搓着。

虽然动作疏懒,但脚步却是不曾慢了分毫。一炷香时间,他已经走出了村落。如今也不知道那村落叫个什么名字了,只是那名字念起来倒像是微微笑着似的。

出了村,便是直向着山峦重叠的一条小径,曲曲折折也看不出什么光景。叶修就直接走了过去,像是早就知道该这样走似的。他的表情颇不清楚,但无论如何,都是没有半点迟疑的。

叶修很快走到了山脚,大约是路途漫漫,他身上的负重并不轻松。他拣了块模样周正的巨石坐下,从腰带处掏了张纸出来,细细看着。他回身望着身后的群山,像是在思索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站起来,望山里走了。

日头渐然高了,他的脚步愈发迈不起来了,只是他惦记着那张纸上的东西,仍是俯身弯腰摸索寻找着。

他抬头看着日光树影,决定在西南方向做打算。

他便迤逦而去,却逢着一条清溪泠泠淙淙而过。好容易才终于找到一根架在水上的圆木,左右也没有道路,叶修便只能勉强站了上去。

水上的圆木桥尤其难行,本就是摇摇晃晃没个平衡的东西,又兼半身浸在水中苍苔满生,更是湿滑不已。

叶修低头走着,几乎伸了双臂来保持平衡。可没走几步,便见一双双齿木屐出现在眼前。

“倒遇见个游山玩水的。”叶修心下暗度。

他便抬起头,欲商量个进退事宜。

只是见那人衣着虽是内敛,却都是暗织缂丝的料子,巧手匠心的剪裁。

“莫不是个附庸风雅的富家公子?”他心思倒是生动了起来。

可眼神移到了那人脸上,便知错了。

“哪里是附庸风雅,根本是昨晚席上谁借着酒兴吼出来的‘郎君领袖,浪子班头’。”

一双星眸含情,却有剑眉压目,丰姿出群,飘飖韵生,虽不是容光摄人,却也别是一种风流韵致。

叶修心下赞叹,但面上到底波澜不兴。见他木屐辛苦,拱了拱手,便往后退。

“兄台且慢,”那人却忽然叫住了他,“旧闻斗神英名,今日得见,幸哉,运哉!”

“何以见得我便是嘉世叶秋?”叶修眼光一转。

“兄台虽是换了名号,但气度却是不曾改的。”边说着,脸上带了笑,颇有几分自得。

“哦?”

“想必江湖上的君莫笑便也是足下?”那人语调温和,似是留了不少余地,但细听来却是不容置疑。

“独自一人勉力支撑颇为辛苦,不如寒舍一叙?”他伸了手指出个方向。

“那——便要先过这桥了。

叶修含着笑昂了昂头,眼里流光溢彩,身上已是迎战的架势。



一句话讲完这个故事:在兴欣到处筹材料的叶神遇见了下网游的喻队。


完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