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内存不够怎么办 02

————简单点,前面的废话简单点。

————我终于get到了合适的清理手机空间的姿势

————趁着四月还没有抛弃我


所谓每一件麻烦事真正爆发之前都会有一段长长的缓冲,就像是弹簧的蓄力,飞鸟的振翅,和——

隐疾的发作。

说起来可能奇怪,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背景下,居然会有无法解决的问题。内存这种事,真正纠结起来可能太过鸡肋,但是若要完全忽略,还真的是非大佬而不能。

如果是一部塞满了文件的电脑,叶修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腾出块儿地方来下载荣耀客户端,就像是在凌乱的桌子上挪出一小片空间一样。但是如果是大脑这种记忆储存空间——尤其是作为男朋友的张新杰的大脑,点开了荣耀客户端就能大杀四方,无人能敌的叶修就像是缴械裸奔了一样毫无办法。

实诚一点来讲,张新杰说得对。任何一部分记忆的删除都是对双方不负责任的表现,哪怕是油盐酱醋的鸡毛蒜皮,哪怕是精确到秒的日程规划,哪怕是沟通受阻的那种胸闷气短。

因为任何一件不重要的小事背后的,都是灯火映着夜景的自在,窗帘拢着暖风的安逸,还有生命中多了那么一个人的安心感。

叶修觉得自己其实挺欠抽的。明明觉得单自己仗剑行走天下也并无不可,但是时日越久越觉得瞎扑腾着的三十岁的心特需要个什么人来守着。虽然毕竟也不是十几岁,拎了个包就敢浪迹天涯,但是叶修还真的没想过,日子混成现在这样,竟真的就如此患得患失起来。

既然主题就是记忆这件事,叶修也就渐然开始追忆起了似水年华,意识流地。

如果往前推个多少年,叶修可真没有想过这么张新杰一个从外皮儿看就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年轻人有什么关系。他当时看见这人第一眼就觉得,甭八竿子,这竿子就是加上个窜天猴儿,来十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撇出去都打不到人家。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真的打着了,不光是挨上了,还架在竿子上给拖了回来。因为什么来着……好像还就真的忘了。

叶修倒真不像是很多人那样对于这种看起来很有意义的东西有着非比寻常的好记忆。他一直觉得,能好好把今天过完不就行了,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天天回想过去的东西。

哪怕是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儿,他还是这么个想法,只不过开始有了个限定——在不会出现刚发生不久的这种奇幻问题的前提下。

总有人说叶修像个修仙千年的老狐狸,不是人间凡物,别指望祸害大好青年。叶修当初真的不是存着心思去勾搭人家的,更何况人家又不是普通人,孤零零一个智能机器人融入人类社会不容易,但是好像大约就是某天在那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天桥上,他心中忽然点燃了不知名的小火苗,接着就烧得他有了机会就死命抓住不放手了。

那天好像是个什么节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就想是全城都压缩在这么个十字路口了一样。天桥上更是跟快用完了的牙膏似的,凳子腿压着挤着都催不动。叶修正卡在不上不下的台阶上,想迈一步挤不上去,退一步又白浪费这地方。眼瞅着后面的人就挤了上来,还一直道歉:“哥们儿行方便,后头兄弟大金链子都硌着我后脖梗子了。”

叶修前面的人一听就开始乐,周围的也都乐呵着,他就趁机踩了半只脚的空当儿站了上去。一回头,身后三五厘米的张新杰正看着他。什么都没说,也没跟着笑,就是看着他。叶修有个毛病,人家盯着他看时间久了就会特尴尬,强行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反正就是必须说点什么。

但是他忽然发现,今天他就乐意给张新杰盯着,盯多久都行,只要没人跟他说:“哥们儿接着走啊。”

红颜色的天桥栏杆蹭了一身不红不棕的灰土;冬天里人挤人,半截儿是冷的,半截热;宅男的细腿站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膝盖合着脚跟一起疼。

但是什么都没关系了。

“今天人太多,地铁口关了。从前面拐到商场里出去,走不远就有公交加车。”

张新杰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现在落在叶修眼里,就是能琢磨出一点柔情似水来。

——要不是伸不出手,可真想先抽自己一巴掌。

之后苏沐橙听了这段,就笑个不停。

“你这滤镜自带柔光特效,拿三卷米尺才量得出薄厚来。要是让我给你加一个BGM,非得从青春校园偶像剧里挑。”

“贫,净瞎贫。”

回忆完了这句也没了下文,叶修也琢磨不出这么个折腾了一晚上,天还没亮又不想睡的贤者时间里还可以想些什么。

明天大概还要接着分析兴欣的比赛……电脑还是清理一下文件比较好……昨天穿的外套左边衣兜里有一张小号……现在这个姿势有点扭曲……

算了,懒得翻身了。

——TBC——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