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段子系列-旅游-1

——我们的目标是,不装逼,胡乱写(。


叶修又一次回想起了被咸阳机场支配的恐惧——机场大巴不知道在绕城高速上晃荡了多久才终于进到了城里,然而刚进了城,又遇上一阵疯狂的堵车,在车上睡睡醒醒,又过了近三个小时才终于下了车。

“你回趟家真是累。”他转过头,用十分真挚的、同情的语调对旁边的张新杰说。

“还好吧。大概是习惯了。”张新杰抬手看了看表,习惯性地皱了皱眉。

“走吧。”叶修把手里的提包举高,伸了个懒腰,“你说要去的那什么什么地方。”

张新杰还真的就带着叶修走街串巷起来。

叶修一向懒于出门,知道的景点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但也是知道张新杰这一天绝对不会是想带他去什么钟鼓楼,兵马俑之类的旅游胜地。

路越走越往城市深处走去,好像越发显示出了一个真切的西安来。

时日正赶上石榴的季节,硕大的果实半青半红透着鲜亮的光彩,随意地排在了筐里。一旁的小店里正是傍晚的热闹,刚刚亮起的灯映着光洁的桌面,碗筷杯碟轻轻撞击的声音重叠成一片,走过玻璃门的时候,正巧能听见一声:“老板,冰——峰——”

如果在更北方一点,这时间已经是夏末,但西安老城里还是热烈的光影,喧闹声比阳光延续得更长,长到了城市边界,长到了斜阳尽处。

张新杰偶尔会介绍一两句,那里的小店老板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子,但是手艺很好;脚下的街面原来是一个广场,土夯的小球场里灰尘会在炎夏的阳光下飞扬。

“你这算是在追忆往昔?”叶修数着地上的地砖问。

他一向直爽坦率,又存了想法要拈出来身边的空气里那漂浮着的,似有似无的那一点小心思。

“算是吧。”张新杰同样也是个坦荡的人,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过脸,望着那斜长的灿烂光辉,阳光落在眼眸中,便酿成了浓郁的琥珀。


*向咸阳机场道歉,其实堵不了那么久

评论

热度(23)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