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段子-中文系记事3

————

在吃饭的时候,叶修提起来系里几个人嚷嚷着结社的事。说是现下文教事业亟待发展,如果能开辟一片文学阵地,通过新小说来启迪国人自然再好不过。今天上午刚拍的板儿,正好晚饭时候稍作商议。

结果到了晚饭时候,人也就聚了个三成,说是公务在身,叫冯院长找了去,还叫捎话来,说是身不能至,但是自当鼎力支持,待雏形稍现,必不辞鞍前马后。

既然如此,便也没什么兴致,不过就找了间大些的办公室一聚了。

两张桌子拼了个会议室的样子,几人围着坐下,张佳乐忽然掏了本字典出来放在桌上。

“张兄,你这是来听课的?”大约是外系的教员问了一句。

“听什么课!”张佳乐先扭头回了一句,“先定个名再说别的。先例在前,直接字典翻两个字凑一起,省得你们这群人一个比一个会吊书袋。”

此言一出倒是意外地得到了支持,便由张佳乐负责翻字典。

“我看看啊……第一个字是动。第二个字是——这怎么越翻越生僻啊,换一个——烧。”

张佳乐不满,把字典往桌上一放,倒在椅背上仰天长叹。

“动,作也;烧,爇也。也还半通似通嘛。”

“老叶,怎么就你话多?不如到时候成了,在发刊词上写:‘诚蒙热忱于新文学之本校教授叶修先生提议,本刊定名为动秀’……啊啊,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

“还不是你自己翻出来的?你要还是这手气,怕是这辈子都拿不到博士学位。”

“那不行。学位的事也就罢了,若是顶着这么个难听名字我还不如不干了。”

张佳乐一副若不起个好名字便决然不参与的样子,虽说翻字典的法子不大合用,可如今也确实不兴引经据典了,如此凭空起个名字确实不甚容易。

“不如各拆半边。有个大概的意思就好。”张新杰提议。

他们这群人当中年岁小的大多不爱子曰诗云那一套,一切都向着简捷的法子来办,这也就得到了同意。

“那你们说拆哪边留哪边啊?我看看啊……拆开了便是‘云’、‘力’、‘火’、‘尧’四字,无非‘云火’、‘力火’、‘云尧’、‘力尧’四种,中间两种不大通,最后一种又听着像是‘云游’……你们不用说了,就叫‘云火’吧。”

“啊?云游?”张佳乐没听懂。

“他口音太重。”叶修嫌弃。

“我口音不重好不好哇?正宗北方官话啊,你们想想这两个字写成英文字都很像的好不好哇……”黄少天为他的口音申辩。

“我听过他的课,学生从来都只看讲义不听讲,教务办还说你一人用掉的蜡纸比得上其他教员之和。”张新杰插刀。

“哇!你这种正经人也跟着打趣我?而且后边一句不用说吧,我熬夜刮蜡纸写讲义也很辛苦的!”

黄少天边说还边比划,口音的差别在一瞬间划分了阵营,张佳乐在毫无知觉当中已经成为黄少天关联紧密的盟友。

“现在讨论下一项议题啊,早说完早散。”

“谁跟你似的天天你侬我侬的,我们穷酸书生清闲多了,是吧?”

黄少天转向张佳乐,试图寻求支持。但是张佳乐立刻撕毁了单方面缔结的单方面的盟友条约。

“我今晚订了戏票。”

叶修不掩笑意,抓着椅子扶手挪了挪,往张新杰那边一靠。

“那就表决谁当杂志主编。跟据经验,应该提名王杰希和喻文州,鉴于王杰希一定懒于此事,我们一致认为应该由喻文州来当主编。”

“啊?”张佳乐震惊。

“这就完啦?那然后呢?然后表决什么?”黄少天同样震惊。

“然后由主编决定其他事项。所谓一报之主编为一报之魂灵。”

叶修说完就起身放回椅子,一副马上就走的模样。

“你这就走?”

“对啊,这不忙着你侬我侬嘛。”

“以上所有决定我都没有异议。”张新杰也站起来了。

 

————

 

黄:戏票还有吗?这恋爱的空气竟该死的甜美。

乐:那你是喜欢西厢记还是牡丹亭?贵妃醉酒还是女起解?

黄:梁祝,谢谢。

 

————

国家队!出征!(。

同背景无法实现的梗全部可以出现在段子里,美滋滋(。

设定五个人在场,但是把一个人的戏份全剪掉了(是大眼睛锐锐

除了退役选手叶先生,其他队长都被老冯叫去开会了的设定???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