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说起来,叶王的整体风格总给我一种……直圈新京派的感觉,带有强烈的怀念式的抒情诗气味。如果内容置换到一百年前的话大概基本无法分辨了,不过内容本身就对作品风格有很大的影响,抛开内容侈谈作品也是没有意义的。
总之,表现出的京派的风格确实强烈,虽然已经不限于乡土一类的题材,但仍旧能表现出一种地域特色来。其实有点好奇,惯于描写叶王的作者在叙述其他的故事时会不会仍然保持这种强烈的指向。
这个cp还是蛮有趣的,虽然看的不多,但是很明显地体会到不同作者会表现出类似的宏观风格,较之于其他,已经是相当统一了。
不过当代的海派已经很少见了,不管是严肃作品还是其他什么领域,可能是社会总体的审美取向,也可能是在科技发展迅猛如虎的时代已经没有那么多对于现代文明力量的震惊了。毕竟惊讶是一切的开始。
除此之外,内容对于作品风格的影响以及相同内容不同作者宏观风格的趋同都是很有意思的题目。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