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段子-中文系记事1

————中文系梗多,捏一个架空古早中文系


叶修正抱着一厚摞试卷往教务办走,刚巧在楼梯口偶遇同样拿着试卷的张新杰。

“巧啊?刚考完试?”

毕竟到了学期末,诸位教授为考试的事情早已是忙得焦头烂额,不是正准备考试,就是正在准备题目。更架不住还有学生三番五次地往教授办公室跑,非要问出些许线索来。中文系的教授向来把全副功夫花在课程上,按照传统,这考试只要考完了就算完事。

怎奈刚巧今年文学院有了新规定,偏偏就是要针对中文系的自由散漫,要求所有的卷子都要归档,随时抽查,连题目都要指手画脚一番。

 

张新杰看了叶修一眼。他手里那些果然还没批改,一看就是刚从考场出来就直奔教务办去了。

“你直接送去没关系么?”

叶修一笑,掏出个印章来,在张新杰眼前晃过一圈,最后停在他眼前。那印章上赫然两个大字:合格。

“我连印泥都自备了,省得教务办的老头不让我借用,”他又用那没沾印泥的印章在试卷上扣了扣,“新鲜出炉,产地直送。”

“如果冯院长查起来,你又该被罚薪了。”

张新杰见惯了他那些小把戏。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校越是增加要求,教授们越是有违反规定钻空子的办法。

“怕什么,他要罚,就让他来改改这卷子。”

张新杰接过来一看,只出了一道题:论红楼梦之于文学改良之意义。学生们都态度良好,兢兢业业写满了整张纸。

“你跟学生说,写满了就能合格是不是?”

叶修一笑,也不回答,看来便是叫他猜中了。

“让我看看你的。别是古今齐备,中西皆有吧?”叶修伸手过去拿张新杰手里的试卷。

“没有这样的题目。我这门课是欧美诗歌。”

“哎……你什么时候能有点幽默感……”

叶修说着,打眼一看,批改仔仔细细,给分工工整整,正想说这人和中文系八字不合,建议去理学院打零工,再一看他出的全都是选择题,整张卷子一共有五十道题,答案全选的是“甲”。

叶修把手里的卷子对折,用手臂夹着,摆出了个抱拳的动作。

“在下拜服,还求多多赐教。”

“建议提高试卷规范化程度,便于批改和检查。”

————

印章我记得是钱玄同的梗

评论(2)

热度(20)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