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我可什么都知道呢

————ooc有,私设有,但我爱得深沉(。

————我流北方口音

————可能有点雷,但是我还是可爱的(x

————应该是第十赛季结束后快二十五年的设定。。。

 

 

叶修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这么早就到了,都进来坐。”

他身上总是那样最随意的打扮,宽松的T恤衫,和一样宽松的五分裤,颜色图案都是最普通的中年人的风格——恰好合适他现在的年纪。

对面年轻的女孩子问了声好,就带着身后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工作人员进了门。

“我这屋子小的很,还挺乱,哪儿能拍自己挑啊。”

女孩子显然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电视台采访记者,但是站在叶修的客厅里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那不如……就在阳台上拍吧。”她说着对叶修笑了笑,专业的笑容里有些许紧张和钦慕。

“那感情好,趁着天儿还没热起来,张新杰种的花还能看两天。”

叶修打开了通往阳台上的拉门,又搬了几把藤椅,在等待各种机器准备的时间里,跟那年轻的记者说着话。

“我这二十年搬来搬去,倒是北京的房价只升不降,混到现在就剩下块巴掌大的地儿了。”

他说着话的时候,阳光刚好明亮却不灼热,温温柔柔地在阳台上涌着浪花,把花瓣上那些润泽浟湙的颜色全都给抹进他眼睛里去。

摄像机收音筒全都架好了,记者便对叶修说:“我们当做聊天就可以,就是日常记录的风格。”一边说着,眼角眉梢都是亮晶晶的笑。

记者面对着镜头做了一番冗长的介绍,内容无非就是这些年来的成就之类,叶修听着她讲这些陈年往事也不知道有没有挂上一个笑。

说完之后,她转过头来,面对着叶修。

“叶神,我可是你的粉丝呀。”她兴奋得像个小孩儿一样,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着红。

叶修听她这话倒有点惊讶。

“我还打比赛那会儿你上小学了没啊?”

“时间不是一切啊,叶神。想要看你的比赛随时都能看,想要听你的故事随时都能听。”

“那倒是,哥不在江湖,江湖上也处处都有哥的传说。”

叶修摸出了一支烟,看着记者。

“能抽烟么?”

“能!叶神您干什么都行!”

叶修就拿出了扔在花盆旁边的打火机,试了试却打不着火。于是他把那个打火机原样放回去,又找出了另一个。

叶修点燃了烟,身体微微靠在椅背上,虽然动作很是标准规矩,可浑身上下就是透着一股懒劲儿。

“叶神,你说这些花是张副队种的?”说着,又看了看围着阳台生长得旺盛的花。虽然不是什么艳丽颜色,却偏就是暖得灿烂。

“可不是他种的,种完了就不管了,都是我替他养着呢。”

记者有些惊讶:“还真没想到叶神您会养花……”

“都花大价钱买回来了哪能不种啊,你说是吧。”

记者小小声地不知说了句什么,然后便接着问:“叶神……张副队呢?”

叶修听了她这句话,就直盯着她看,半晌才跟上一句话。

“说是来采访我的,结果三句话不离张新杰,你是我的粉还是他的啊?”说着还把烟伸到花盆边抖了抖烟灰,“现在坦白还能饶你一命。”

“哎,叶神饶命啊,我是你俩的粉,”她脸上还没退下去的红又深了些,“就是……那个……CP粉。”

“现在的年轻人啊……啧啧。”叶修还叼着烟,含混地说着,但嘴边都是笑。

他抬起手指了指屋子里面的一处。

“那儿呢。”

记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并没有人。但是叶修的神情倒也不像是随意指了个地方,她便更仔细地看过去。

那里摆着一张照片,照片上张新杰靠着床头半躺着,极不情愿地比了个V字手,旁边坐着的叶修笑得欠扁得很。

她不解其意,回过头来,看见叶修追忆往昔似的表情。

“那是最后一张啦。搬回北京没多久就病了,再也没起来。”

记者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惊得一抖,直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修。

“当时我们也没打算让别人知道,万一哪个霸图死忠混进来找我玩儿命咋办,”叶修说着,微微垂眼,“不过怎么说都这么些年了,他们多少也该认清这个现实了。”

“什么现实?”记者没过大脑就问了出来。

“还是我比较优秀。”

叶修说。

“那……当时为什么搬回北京呢?”

“前几年的时候,张新杰非跟我说要搬回北京,他这么多年也没提过什么要求,我也就答应了。我还说北京污染重,回去了别想晨练,结果他倒说不练也行。当时吓我一跳,还以为他被附身了呢。我看他那会儿就猜到了,多半是怕我一个人在国外……”叶修顿了一下,思考措辞,“不知今夕何夕。”

记者的表情明显有一瞬无法调整,但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的职业状态。

“张副队这么多年的生活一直都像以前那么规律吗?”

“你猜呢?我觉得他不光活着那会儿规律地奇怪,投胎转世都准保还是那德行。”

“那叶神你们一起生活会不会因为这个闹过矛盾呢?”

虽然记者的问题越来越不像一次采访,但是叶修却毫无打断她的意思。

“他这个人就是时间表成精,计划性强迫症。要是打乱了他的计划那肯定是不开心,但是他那脾气多半是冲自己发的。也不是说他那个人有多圣母,但他毕竟也知道有太多的不可抗力,你说他这样一个睡眠时间甚至睡眠质量都会列在计划里的人大概也习惯了——是吧?”

“是……吗?”记者眨了眨眼。

“此习惯非彼习惯,就是说他会有个心理准备。他说过,跟我呆在一起之后对于超出计划的事情越来越有承受力和耐心,都已经学会列plan B C D了。”叶修笑得让人猜不出来这话是夸他还是损他。

“其实他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别人说他切开黑,我觉得他是好几层儿的,而他那堆时间表就像个壳子——还是只关着他自己的壳儿。”

“有一回他喝多了跟我讲,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动辄精确到分钟的时间表就是他的安全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才能放心。我看,他打比赛也是这个路数,但是如果换到生活中,出现差错就会没来由地烦躁。但这事儿我帮不了他,或者说也算不得帮。就是他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了,肯定是改不了的。”

“后来我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时间,他告诉我说从有记忆开始,在还趴在地板上拆玩具的年纪他就学会看表了——哎,你别这么惊讶,他多半是在胡扯呢。”

不过听到这话,记者仿佛更惊讶了些。

“我就嘲笑他,说他半点不像个西安人,长这么大八成连晚上的德福巷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那他怎么回答?”

叶修看了看阳台的花,看了看鞋尖,再看看手上的烟,又把背挺直了些,却略一皱眉,说:“忘了。”

不过看那样子分明就是记得一清二楚。

“叶神,那张副队会限制你的作息时间吗?”

“你以为我会说在他的魔爪下我每天过着老干部一样的生活,是不是?”叶修眼睛弯着,显出些狡黠。

“其实只要不算太过分他都不会管我的。好多年前张佳乐还跟我说,一想到要去霸图,开开心心地熬夜都变成了十分不舍地熬夜,生怕他那点儿时间都葬送在副队手里。我就说他自作多情,张新杰哪里有心思管他几点睡觉,查房这种时间地点人物都没确定的事儿,他的CPU处理不了。”

“但是有一回开了新地图,我抢了一礼拜boss,他就非要劝我滚去睡觉。我不从,他就偷看我屏幕,指使他们公会的精英团硬是把我到手的boss给抢了。我觉得我必须展现一下我的硬气,就偷偷溜走了。结果到哪儿他都能给我找回来。我一看他送水送药,熬夜赶飞机,认错态度良好也就跟他回去了。不过还是被骗到他家里了一回。那次之后也没有给他逼我睡觉的机会了。因为后来出了国,为了抢boss我这时间就改到中午了。”*

“叶神,你当初为什么想要出国呢?其实当时粉丝们都很失落的,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了。”

“没想到没过几天我就又出来刷存在感了是不是?”看到记者肯定的回答之后,叶修又慢悠悠地继续,“搞成这样大家都不想的嘛,毕竟虚晃一枪也不是我的风格。就是当时全国雾霾都重,我看张新杰都快没有一个能呆的地方了。”

叶修的烟燃尽了,但他仍然意犹未尽地叼着烟头。

“他可不像我,我有时候觉得我就是钢筋铁骨,百毒不侵,可他不是。那几年简直我们几乎在全国各地都住过,但是一到那阴沉沉的天儿,他就喘不过来气。我一想啊,这小子从来都是干替人续命的活计,那这回我帮帮他好了。所以也就寻摸个地方住去了,没想到一住就住了快十年。”

“刚到国外就傻了。我们俩的外语水平到了国外哪儿够用啊,出去吃饭都费劲。特长一段时间都是靠便利店的便当过的。谁去买饭全靠Roll点。”

“连张副队都没提前学外语吗?”这倒是让记者没有想到。

“他可不知道这事儿。他本来没打算再搬了,什么都准备好了才告诉他,所以他的原计划直接作废了。”

叶修一边乐一边说:“看他当时那表情,我还真有点后悔没提前跟他说。”

“但是他之前没做的准备之后也是要补上的,硬是把那些锅碗瓢盆之类的买齐活了。隔几天多件什么东西,他还当我不知道。家里连个指甲刀都能报出位置,大件小件全都是记录在册,也不知道几颗心够他操的。”

“后来,老冯非要我俩去全明星凑个热闹,刚好赶上在霸图,我估摸着张新杰也想回去看看,也就答应了。哎——不瞒你说,当时都过了那么多年了,霸图迎接我还是那么热情。”

叶修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眼睛里却是亮的,想起了什么好事似的。

“但是全是虚张声势,一个技能都没放。因为我走位奇绝,全程都让张新杰挡着。”

记者没绷住,笑出了声。

“叶神,我记得当时张副队的表情特别嫌弃。”

“是吗?其实他背后伸着手帮我卡角度呢。”

叶修终于舍得放下那个烟头,手指灵活地夹过一根烟,点上。

“其实那一届全明星没什么特别的,还是老三样。不过看到各队的小孩子们都已经独当一面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不服老不行啊。”

“回家之后,他就突然一天不闲地带着公会下本打boss。他没多说什么,但是这不是一猜就猜得到么。他还常找那些我都不认识了的小孩子聊天,多半是传授经验。哎,人都换掉了一批了,他的经验早就未必有什么用了,但就是犟得很。哪怕是后来年纪大了,打不动了,也偏要跟旁边看着。”

“如果不是他使劲挑着我们兴欣下手的话,我真要被他感动了。”

叶修挑了挑眉,作不屑状。

“其实想想也挺无聊。人生最关键的十几年全都给了荣耀,退役以后的几十年的空闲也都给了荣耀。到后来,放不下荣耀其实就是放不下回忆。战士永远忘不了战场,你说是不是?我其实也没什么遗憾,就是现在想来,跟张新杰这么多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并排坐着,各自盯着电脑屏幕。当年想着,总还有老到打不了荣耀的时候吧,趁现在能打就多打两盘。我知道他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谁知道世事难料呢。”

记者也没想到他忽然就把话题引到了这一边,刚刚散去的那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又粘稠地涌了回来,滞塞地流动着,闷得让人喘不过气。

“你这怎么眼圈都红了。你看我都没哭,你哭啥?”

叶修递过去了一包纸巾。

“先擦擦,别等会儿花了妆。你就想象一下,张新杰一低头,眼镜片儿上的光一闪,变戏法一样掏出个馍——哎叫什么来着……哦对,白吉馍,然后一脸淡定地往里面塞煎鸡蛋、土豆丝、胡萝卜丝、海带丝,塞完了还能再见缝插针戳根肠儿进去,顺带一勺子辣椒,吃完了连个渣儿都没掉出来。”**

记者想了想,还真觉得这个画面有些诡异,那副酸涩的情绪也就真的消退了不少。

“叶神……你试过么?”

叶修一瞬间还真有些没弄明白记者绕的弯。

“我当然试过。这东西跟春饼可不一样。这边吃,那边漏,得转着圈儿啃才行——还得是上半圈来回转。”

也不知想到了怎样的画面,本来是逗那记者开心的叶修反倒是先笑了出来。

“我们在西安的时候,有一回出去吃饭,他跟我讲着什么‘油泼辣子一道菜’勺儿一翻,醋都没搅匀就合着辣椒全进了我的碗。那是我第一回知道油泼辣子有多么凶残。他说他家门口的早餐摊儿上有一种神奇的辣度叫做微微辣,所以这就叫贼贼辣。”***

“然后呢?”

“然后哪还有什么然后啊,你以为我还会给他机会么。”

“其实我还真有点没想到……”

“嗯?”

“没想到张副队也会开玩笑,也会捉弄人。”

“你没想到的多着呢。他就是把自己捆得太狠了,平常永远是那个天塌下来也不会让他晚睡十分钟的样子。但其实就还在联盟那阵儿,你说他才多大年纪?幸好他不太用他那套来强求我,只不过因此就变成了事无巨细都要亲力亲为,里里外外什么都要知道。他总说什么对我不放心,为了防止我一次又一次破坏他的计划,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这个人啊,事事都要奶上一口,真当自己是个奶妈了。他心里想的什么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可什么都知道呢。”

忽然,摄像师给了记者一个暂停的手势,说是室外光线不足,需要打光了。

她方才如梦初醒一样:“哎呀,准备好的问题一个没问,净问这些私事了!”

她略略低下了头,脸上满是愧色。

“叶神不好意思啊……”

叶修长长地吸了一口烟,然后随着烟雾缓缓吐出一句话:

“没事,有几年没人跟我提起他了,有些话也怪想说的。”

她一听,又抬起眼来,眼眶里渐渐盈满了泪,眼见得就落了下来。

叶修一看,有些慌了。

“哎,你别哭呀,这不聊得挺好吗……”

记者直摇头,但眼泪还是一样地掉。

“你这姑娘,泪点怎么比沐橙还低啊。”

叶修没了办法,只能给她递纸巾,看着她精心化好的妆全都混杂到了一起。

过了半天,她好不容易才止住泪,垂着眼,小声说:“叶神,稍等一下,我得重新化个妆了。”

叶修听见,便起身走到卧室里,从角落里堆着的几个大箱子里准确地找到了一面立镜,把上面字迹工整的标签取下来,夹进一个本子里之后,拿回来递给了她。

——Fin

 

*借用了之前某篇文章的梗,假装它们是连着的。

**反正我是做不到,尤其是切成片的火腿肠能掉一半,还有酱丁,每吃必掉,尤其是穿白衣服时(。

***这是听老人说的。说是勺儿舀了醋,放在一碗油泼辣子最上面,吃的时候把醋倒进辣子里,勺和碗碰撞发出声音,表示对客人的欢迎。

 ————

其实写这篇纯属是为了时间表成精这个梗。

因为我也是……不卡着时间不舒服(。

 ————

来一个余兴节目

01

叶修本来不想一直摆着那副照片,但是那张照片摆着好像总能感觉到张新杰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似的。

所以他就一直放在那里。

还经常擦擦灰,说:

“眼镜片儿还是要亮一点,

这样才有‘真相只有一个’的犀利眼神。”

02

阳台上的花其实不是张新杰买的那些。

因为它们早就被叶修养死了。

就像世界上叫做小点的狗不会只有一条。

和“张新杰买的花”一样的多得是。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要一直买,一直养。

03

叶修没想到北京的房价还是涨的那么快。

所以被张新杰规划用来买房子的钱就只够买个小公寓的。

他尝试了一下打报告请求批准资金。

张新杰同意了。

但是他后悔了。

他觉得小房子挺好的,随时能知道对方在哪儿。

04

叶修在花盆旁边藏了一堆打火机,还有一包烟。

他希望有一天会有人把那堆东西放在他桌上,一推眼镜,说:

“东西不要乱放。”

05

其实张新杰那天对叶修说的是:
“德福巷就是德福巷的样子,

跟时间是白天晚上没有关系。

物质具有客观存在性,

不要太唯心。”

你信吗?

06

为什么不搬回杭州?
开玩笑,

张新杰可是霸图人啊。

07

出国之后,

其实叶修是拒绝的。

因为半夜零点开始的活动,

多了一个人跟他抢。

08

一开始,

两个人打荣耀抢boss的时候,

电脑是并排放着的,

叶修总看张新杰屏幕。

但是,

两个人的电脑还是并排放着的。

你以为是张新杰比较暖?
不。

因为他也在看。

09

叶修说:

“张新杰你少放点辣。”

张新杰的辣椒少了肉眼不可见的一点点。

“你再少放点。”

还是没看到少。

“你别放了。”

“哦。”

手一抖还是进去了不少。

10

相信我。

张副是不会转着圈儿啃菜夹馍的。

肉夹馍煎饼果子鸡蛋灌饼都不会。

11

那一回拍照是张新杰要求的。

而且他也没打算反抗叶修的恶趣味。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12

叶修说苏沐橙泪点低。

但是那一次苏沐橙也没在叶修面前哭。

13

叶修懒得很。

从国外搬回家的东西还放在箱子里。

但他每一样东西都知道在哪儿。

——真Fin

评论(21)

热度(42)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