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叶修中心】宴 [章十三]

————ooc有,私设有。

————废话太长了,请戳楔子

————前章


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叶修猛然回头一看,正是周泽楷。

看见叶修充满敌意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消退,周泽楷举了举手中的一提纸包,看着叶修微微的笑了。他的手中正是几味中药。

叶修也顾不得怀疑周泽楷究竟为何会在此时此刻提着中药出现在城门口,一心急着拉上周泽楷这个援兵来寻找苏沐橙和方锐的踪迹。

没想到哪怕是叶修与周泽楷一同,几近把这城门脚下的一亩三分地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这两人的踪迹。

“莫不是被人绑架了?还是被用来威胁我?”叶修心中担忧,又并不想过度的表露,便随口说着乱七八糟的猜测。

周泽楷没有说话,脸上忧虑的表情并不是虚情假意,只是看着叶修时,眼中的光芒表现出了完全遮挡不住的喜悦。

叶修只顾搜寻线索,倒完全没有在意身边这充满了喜悦的神情。

“叶先生……可还有落脚的地方?”

哦,想必这是邀请回府了。

“也好,不过还要劳烦你再差几人找找看。”

叶修也不多说话,跟着周泽楷便往城中走。

文武大臣为了上朝方便,多半将宅子置在皇宫周围,不过周泽楷倒是与众不同,府上距离皇宫足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又与大片宅子道路相反,每当下朝时,想必便是单他一人往那边去了。

常年在外的将领多半不会费心在城中的住处,而周泽楷亲族父母又都在家乡,自然这将军府也是陈设简朴。

勉强打扫出了间空屋,叶修便随意住下了。

没想到第二天清晨,方锐便出现在了叶修的面前。

方锐见到叶修时脸上分明写着惊讶,不过见周围人多眼杂,也就敛了神色,十分自然地打起了招呼。

“没想到我会先找到你吧?”

“你可是找叶秋去了?”

“你这都知道?他们已经告诉你了吧?”

“猜测而已。”

“昨日我三人失散,我四处找着苏姑娘,但是找到街上人影渐稀,也没看到她。我当时希望着你先找到了她,便只能自己找落脚的地方了。一面我又担心三人越发失去联系,便忽然心生一计——”

“忽然心生一计,便去找了叶秋?方大人,你这样,我便是非要回家一次不可了。”叶修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样子。

“那也远比失去我这么一个重要人物要好得多。——说起来,关于苏姑娘的下落,你可有什么线索?”

“知道她的家世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一次意外的话,多半便是因为你我。而你并不重要,大概是冲着我来的。”叶修行云流水地说完了一串毫无意义的废话,之后便不再开口,想必也是没有什么头绪。

方锐忽然一拍大腿:“总不会是正巧遇见楚云秀姑娘?”

楚云秀也算是闻名京城的才女,在杭州时偶然与苏沐橙相识,两人格外投缘。只不过若说因为见到了楚云秀而一夜未有消息,也不符合苏沐橙一贯的性格。

“莫凡……现在哪里?”一旁久未出声的周泽楷忽然插了句惊世骇俗的话。

方锐立刻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了望叶修,又望了望周泽楷。

“这来龙去脉可不是我讲给人听的,我也惊着呢。”叶修叹了口气,转向周泽楷:“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句话并不算是问句,所以周泽楷也并没有回答。

>>>>> 

既然方锐已经找到了叶秋,叶修便收拾行装回到了叶家。

一进门,家中的仆役都十分惊讶似的盯着他看,很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按照惯例,回到家总是要跟长辈请个安,叶修便进了正房。

没过多久,叶修便出来了。方锐便随口问道:“你此次回家难道没有受到热烈的欢迎么?”

叶修笑了笑:“那有可能有什么热烈的欢迎,我一天不在朝中身居高位,便一天入不了他老人家法眼。——只不过这一次倒是并没有再提当官的事。”

叶修和方锐上午便领了一小队的人。到处去寻苏沐橙去了,不过直到黄昏,也没有什么结果。

夜晚京城华灯初上,酒楼饭馆,笑语欢声显示着独有的繁华。远方的天色愈加地暗了,连最后的那一点紫色也消失不见了,但星子还没有显现,底底地笼罩着人间烟火。

“叶修,你说苏姑娘不会——就此相逢无期了吧。”方锐顿了顿,然后选择了在他看来最为委婉的说法。

“我们可还有位贵人没有问候呢。”叶修倒不像是十分担心的样子,转过头望向方锐的神情在灯光星火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狡黠。

“正在不远处,不如拜会一番。”

于是方锐跟着叶修走到了喻府门口。

“你认为苏姑娘在喻文州处?”方锐抬起头,看着头顶硕大的牌匾出神。

“不管在不在,我们来找他都不会错。”

说完叶修便走上前去,叩了叩门。

喻文州倒像是有所准备一样,正在正堂等着他们。

“喻大人,真是好久不见。”方锐还未跨过门槛,话便已经出口。

“方贤弟,当真是一别经年。不知近来如何?”

说话间,叶修也紧跟着方锐的脚步走了进来。

“师兄竟也来了,我就知道师兄定然能至此间。”

“也不必说那么多客套话。文州,今日我来找你,还是有个不情之请。”

>>>>> 

几日之后,喻文州真的差人将苏沐橙送到了叶修府上。

苏沐橙眼见得是消瘦了许多,不过精神尚好。说到那日进城之后的经历,她却只记得在人群中越走越远之后便有人从身后缚住了自己,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叶修欲设宴感谢喻文州的帮忙,托那送苏沐橙来的兵士传句话,他却只是说喻大人交代过,近几日有要事处理,迫不得空,这些事来日方长。

“哎呀,好一个来日方长,他是料定此次进京是非要耽搁个几年不可了。”苏沐橙在那人走了之后感慨了一声。

苏沐橙虽然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但是自幼便是东奔西走,风尘仆仆,经此一劫倒也没有惊惶不定之色。只不过虽然这一切尚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是今后她也绝不敢到人流众多的地方去了。

晚餐是打算让方锐和苏沐橙两位远客和叶家众人一起吃的,苏沐橙此时已经梳洗完毕,走在路上了,忽然她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叶修,你不觉得那日城门口的人多得不同寻常吗?”

方锐也表示赞同:“按理说即便是京城也不会同时有那么多进城之人啊。不知此次之事是无辜受害还是正中下怀了。”

“你说路途漫长,而且行踪不定,总不至于被跟踪到京城吧?”叶修说着,带着格外狡猾的表情望向了方锐,“还是说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哎叶修,你这么开玩笑我可笑不出来啊。”方锐的无辜地瞪起了他的大眼睛。

“说起这个,我倒是觉得周泽楷和喻文州都不太正常,神通广大得很。”

绕过前方的回廊,便到了门口了,推门进去,刚好看见叶秋,与叶家老爷夫人都已经入座了。

叶秋招呼两位客人入座,叶修也找位置坐了下去。

刚坐下,便听见叶老爷开口:“此次回来,可是愿意入朝为官?”

叶修听见这话,没有回答,也并没有抬头,餐桌上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空气都凝滞了似的。

叶老爷也仿佛早已猜到了叶修的答案,没有接着问下去。虽然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上剑拔弩张的状况,但是这时的气氛也实在是令人如坐针毡。

屋内寂静无声,但屋外倒是有几声鸟鸣划破了无声的外壳。

叶老爷终于再次说话:“你若是不愿,我便不勉强你了。”

听到这话,叶修倒是难得的显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如今朝中形势不容乐观,与其入朝去惨淡经营尚不得志,倒不如不计什么功名利禄潇洒快活。”

叶老爷此话说的十分诚恳,叶修却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过往的十年,几乎全都是与父亲的交锋,偶尔几次回家,几乎都是不欢而散,哪里会想到今日,一贯遵守学而优则仕的铁则的父亲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如果想到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如今朝政荒废,权斗当道以致报国之心屡被辜负,却是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了。

“谢谢父亲。”叶修最终只说出了这一句话来。

叶夫人及时地改变了这样的局面,开始找些话题询问方锐和苏沐橙,虽然总会有些年纪几何,有未嫁娶这样的问题,但气氛确乎是更接近一次普通的晚餐了。

这一方面为几个人接风洗尘,一方面庆祝苏沐橙平安归来,晚饭便是格外的丰盛,直到月上中天方才散了去。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