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叶修中心】宴 [章六]

————ooc有,私设有。

————废话太长了,请戳楔子

————前章


陈果偕着苏沐橙回到后屋,恰好看见叶修一众人正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

正在炒菜的唐柔听见了身后的声音,回转过身,望着苏沐橙对陈果说:“有客远来,今晚就丰盛些。”说完还展露出了一个粲然的笑。

包荣兴也随声附和:“叶先生的客人一定要好好招待。”

方锐本在唐柔身边递盘送菜,此时也拖出了一条长凳,招呼苏沐橙坐下。

然而她并没有就势坐下,而是走到唐柔身边,开始切菜备料,一副要打下手的样子。

陈果心中过意不去,便一面开口劝苏沐橙安心坐下,一面示意叶修尽好待客之礼。

不料叶修倒是带着笑看着苏沐橙在锅碗瓢盆之间忙活,乐见其成似的。只不过眼看见陈果的表情越发尴尬,便含着烟吐出了一句话:“她从小便做得一手好杭帮菜,让她帮忙坏不了你的接风宴。”

叶修这一句话显然是表示根本懒得理会陈果真正的想法,陈果便权当没有他的回答,径自走过去要拉着苏沐橙坐回位置上去。

苏沐橙手上切着葱丝,嘴里慢慢地用温软的腔调讲着:“我从小就会做菜啦,那时还常常给家兄和叶修他们送饭呢。今日要是不疏远我,就让我做个菜来尝尝。”

叶修也补充:“那时不过一个冷冷清清小摊子,就是正午才有些客——多半是来看沐橙送饭来的。”

陈果见苏沐橙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不再阻止,靠在角落查起账来。

她翻着账本,却忽然惊呼一声,引得其他几人都突然向她望过来。

“明日便是寒食了,我都忘记了。”陈果仿佛对自己的记忆十分失望,脸上满是懊丧。

“掌柜的,寒食节不过也罢了,现下倒一向是清明更重要些。”唐柔隔着油烟对陈果说。

“只是家父在时,寒食是必过不可的。”

苏沐橙和唐柔一起将菜端到了桌上,然后走过去挽着陈果回到桌前,推着她坐下。

“寒食要备的东西我大抵有数,待会我帮你。”苏沐橙笑得极为好看,让陈果感觉出她的可靠来。

看见菜上齐了,众人便都坐下,围在桌边。

苏沐橙的确是会做菜,用着现成的材料也做出了一种美味。陈果尝了一口便不住地称赞。

“沐橙幼时曾说,将来是要凭这手艺嫁人的。”说着,叶修夹了一筷子菜,还轻轻地笑出了声。

苏沐橙脸上带了红晕,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汤碗,小声地说:“童言无忌罢了。”

“虽然沐橙如今能够吟诗作文,但从前却没什么读书的想法。”

叶修说完这句话,唐柔便开始和苏沐橙交流开蒙读书的经历,那个话题便被擦着边地引走了。

众人吃饱喝足便各自散去,各行其是了。

苏沐橙留在厨房,揉着面,看着陈果取出落了许久灰的瓷盘碗碟。

陈果拂去了灰尘,那些食器便露出了本来的样貌,莹白柔润似牛乳流动,精勾细描如工笔秀致,在厨房的昏黄光下泛着些许光亮,看来价值不菲。不过本该细致收藏的物品却被随意的堆在厨房的碗筷之间,任由灰尘覆盖。

“从前家父总会用这几个碗盘盛放粥饼点心,摆在祖宗牌位前。”陈果祖籍不在杭州,家族余众都仍在远方的家乡,在此处她能够洒扫祭奠的只有几年前去世的父亲而已。

苏沐橙已经放了一些面团在盆中扣好,手上换了几把浆麦草。

她不必带着那么多的祖宗牌位背井离乡,也不太懂什么叫漂泊他乡,便安静地听着陈果讲述曾经的寒食节。

“家兄一向也过寒食节。寒食诗文从来不缺,他便不理会寒食式微,依旧古人似的过节。”苏沐橙想起了从前的事情,轻快地说着,“不过那时家里什么都没有,也就能勉强煮些粥来告慰一下我们没有见过面的双亲,然后再心怀愧疚地趁对方不注意时偷喝两口果腹。”

虽是说着极为困顿的经历,但苏沐橙看起来是极为怀念这段日子的,脸上映着灯火的光,显得神采奕奕。

“家兄虽不见得有什么才华,却很有文人的固执。他倒是身强体健,却从不肯做些和文字无关的活计。他数着钱的时候总是带有愧色的。那时候我还想过,干脆早早嫁了人,不必靠他来供养,让他当他的诗人去。”

陈果听了倒觉得有些心酸,心里对这个姑娘更添了几分爱怜。

有苏沐橙的帮忙,未至午夜便已一切准备妥当,陈果另为苏沐橙准备了一间房,然后便睡下了。

>>>>> 

叶修一向不喜早睡,因而也常常晚起只不过到了寒食正日却莫名提早醒来。

他迈着有些虚浮的步伐踱到了门口,却看见陈果和苏沐橙早已站在那里了。

“我要出门,正好一道,你陪沐橙走走。”陈果示意叶修一起出门。

叶修没有拒绝,就跟着走了出去。

陈果拎了些供品,要去看望父亲,叶修和苏沐橙也打算出城,去看乡野间的风景。

不想刚走出几步路,便看见了周泽楷的身影。

想必他也看见了叶修一行人,于是加快了脚步,片刻便到了三人面前。

他走到近前,把手中提的一坛酒递给叶修。叶修一看那酒坛子上贴的纸条,便笑了出来,大声地念出了上面的字:“杜康酒。”

苏沐橙听见也轻轻地笑了,打趣叶修说:“这有何不妥?冠绝天下,一坛解忧。”

只是周泽楷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忙开口将话题移上正轨:“春酒,御赐的。”

听见这话,叶修仍是笑着,只不过换了一种氛围。

“那正好,留半坛明天给沐秋送去,他喜欢。”

叶修见周泽楷仍是十分无措地站着,便主动邀请他一同踏青,周泽楷没有犹豫,便答应了。叶修不由得认为,周泽楷是早就准备在他这里消磨一上午的时间的。

>>>>> 

苏沐橙在路上向叶修讲着扬州的花怎样开,扬州的水怎样流,扬州的日子有多么无趣,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要论逃不开避不掉忘不了的,还是非杭州莫属。”

周泽楷仍是如往常一般地沉默着,仿佛是在听叶修和苏沐橙的闲聊,又仿佛只是在神游天外。他安静地在一旁走着,安静地望着身旁两人的方向,不像是出游的,却像个护卫。

叶修忽然转向他的方向,问道:“皇帝何时回京?”

“清明后那日。”周泽楷没有想到他此刻的动作,脸上闪过一丝含着紧张的惊讶。

“你呢?”

“随驾。”

“那倒是可惜了。”叶修的语气十分惋惜,“我此行大抵是要独自进京了。”

“我也是要一起去的。虽然杭州还是逃不开避不掉忘不了的。”苏沐橙在一旁提醒叶修。

周泽楷仿佛在思考什么,并没有即刻开口。叶修望见了他沉吟的神色,也不去打扰他了。

乡村总是不比城镇喧嚣,一畦菜地,两片水塘,星星点点远近村庄便是入眼的景致,一声蛙鸣,两声犬吠,叮叮淙淙山溪流淌便是入耳的风光。

一行三人行走在山水如画间,竟也渐渐忘了说话。

叶修一抬眼,看见周泽楷仍像刚才一样望向这边,只道他是提防杀手,但望见他目光灼灼,又心下生疑。

周泽楷发现了他的目光,一时间两双眼睛极不合时宜地对视起来,两人都希望能从对方的眼睛中捕捉到些许信息,但是似乎都未能得偿所愿。

忽然,叶修抬头看了看天空。

“已近正午了,不如回去吧。”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