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叶修中心】宴 [楔子]

————ooc有,私设有。

————一直想写一个古代背景的故事,但是没什么历史素养,都是瞎写。

————大概是类似明朝的一个架空朝代吧。

————如果有cp就是周叶。

暗夜中,有数人潜行。

借着茫茫夜色,一队肩扛柴草的军士将一座旧宅团团围住。在静默之中将成堆的易燃物安放在墙角。

一人举着火把缓缓靠近,热烈地燃烧的火把点亮了他衣饰的璀璨和狭长眼眸中的狞笑。

他缓缓走近宅院的大门,放下手臂,手腕一抖,将火把扔在了一垛之上。

“他一向轻装简行,隐匿行踪,定然不会想到今日竟落在我的手里。”这人展露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容,掸了掸袖口上的灰尘,“有这一把火,不入地狱也够他倾家荡产。”

“撤吧。”他转身离开,又对着身后的军士扬了扬手。

一时间年久失修的民宅中火光连天,艳丽如霞。

>>>>> 

江南一向是灵秀蕴藉的宝地,若到江南恰逢春浓,便更是暖风沉醉,游人如痴,但是古往今来文人笔墨便可见一斑。

当朝圣上一向醉心于江南景色,虽不如隋炀帝有兴建运河贯通南北的霸气,但也是偏爱烟花三月江南游。

市井坊间总有些微皇帝无心朝政的流言,但即便出游一事不得民心,皇帝也不曾“因噎废食”,江南的美人美食美景总归是要赏的。但多少还要顾及民意,京官中从四品上者及内阁大学士都须随皇帝南巡。

皇帝沿运河而下,直达杭州,虽是有一切从简的圣谕,杭州知府却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将杭州府的名厨名匠名伶集中于西湖旁的皇帝行宫附近,只等时机来大献殷勤。 

距离行宫不远处有一条不甚起眼的窄巷,但巷子里的那一家文房铺子倒是颇有名气。掌柜是位姑娘,恰好是在既不年轻也不年长的岁数,虽是有着西湖般浓淡相宜的清雅之貌,但浑身上下却有一股子豪气。与其说是个开文房铺子的,倒不如说更像是江湖客栈迎来送往的掌柜。

且说她从亡父手中接过这家铺子,也不听远近邻里的非议,凭一人之力,不仅让这家濒临关张的铺子起死回生,还渐渐混得小有名气,游湖的文人墨客也常常取条远道,专门逛逛这陈家铺子。

这位陈掌柜新近聘了一位撰写信件的先生。

这位先生写信要价颇高,但字体优美,文采斐然,仔细想来倒也是合情合理。

说来也怪,杭州知府听说了这位先生,着意请他写诗作文,一同为皇帝江南之行增些光彩。但这位先生倒是颇不情愿,再三推辞还是拒绝了。知府也是有些诧异,按理说这是个加公进爵的好机会,常人都会尽己所能地争取,而这位先生非但不甚在意,哪怕是送到门口也不曾接受。莫不是文人的清高?知府碰了壁,也不曾再邀了。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