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在哪

————ooc有,私设有,深沉的爱也有(x

————昨天被人拉着看了这个http://www.iqiyi.com/w_19rtf151rh.html于是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

————叶修退役同居Q市夏休期设定

 

房间里昏暗不明,只有闪烁着华丽光芒的电脑屏幕亮的刺眼,敲击键盘的声音极快也极有节律地响着。

“包子!抄板儿砖嗨他丫的!”

还有叶修的指挥声在暗夜之中格外响亮。

 

“叶修。”

叶修在百忙之中抬起了眼,视线穿过电脑屏幕到达了站在书房门口的张新杰的身上。

然后又立即转移回了屏幕上。

“你已经连续一周在十二点后睡觉了,这样的作息对健康有很大损害。”显然张新杰是又一次从睡梦中被吵醒,但他的声音还是冷静而有耐心。

“哎你等等啊,你也知道我们兴欣白手起家,收了这些新Boss当仁不让啊。”这边找这理由,但嘴上的指挥依然没停。

张新杰走到叶修身后,沉默地看着屏幕。叶修只当他监督进度,就继续将Boss往预定的地点引。

不成想,兴欣众人刚刚到达,便发现了早已埋伏在此的霸气雄图大军,为首的便是公会会长蒋游。

Boss仅剩了层血皮,面对霸气雄图精英团的围追堵截,叶修几个小时的努力成果只能拱手让人。

叶修生无可恋地瘫在椅子上,一回头正好对上闪着计谋得逞的笑意的眼眸。

“心脏啊你……”发出最后一声惆怅的叹息,叶修只能乖乖上床睡觉。

然而刚刚经历激烈的生死角逐,叶修满脑子都是即将到手的Boss,久久无法入眠。

在猛然间发现卧室里光线转亮的时候,混沌昏沉的大脑终于贡献出了一个主意。

叶修一寸一寸地挪下了床,踮着脚尖走到房门口,又缓慢地转动门把手,走出了卧室。

几个小时之后,已经在B市机场的叶修仍然在回忆刚刚那场精彩的逃亡。他随手装了几件衣服,卷走了家里的现金,又留了张纸条,上书:地图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夏休那么长,躲两天又何妨。就放在床头。

想象着张新杰看到纸条的表情,叶修觉得机场的喧嚣就像是对Boss大杀特杀时的音效一样悦耳。

然而此时的叶修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喜悦没有持续上一整天。是的,他很快就会暴露了。

他仍然按照原定计划回了趟家。

在世邀赛成功地为国争光之后,父亲对他的职业也有了更多的理解。虽然还是那个固执古板的老头子,但是居然也开始努力笨拙地研究起了电竞相关的新闻。

在和除叶秋之外的亲朋好友进行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寒暄,和叶秋进行了你不想让我好但我不好你也别想好的问候之后,叶修心满意足地坐在了电脑旁。

一打开QQ就是弹跳得眼花缭乱的提醒,快得直逼电脑卡机。

但本想无法抵御敌人的炮火就直接来一个敦刻尔克大下线的叶修突然有些疑惑了,难不成一场逃家已经被放在光天化日之下晒了几个来回了?

虽然叶修对张新杰的双商表示充分的信任,但是本着对自己负责的好奇心,他就点开了职业选手的聊天群,并同时禁了黄少天的言。

从各位不八卦无生活的大神的聊天记录里叶修得到了线索,顺着线索打开微博一看,发现已经铺天盖地的全都是自己在机场的照片,以及上了叶秋那辆豪车的抓拍。

每天寂寞如雪闲如盐的群众终于逮住机会拼命开脑洞,从言情到刑侦,全部类型的言论整理成册足够畅销一万年。

“我真傻,真的,”叶修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说:“我单知道在役的选手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会受到围观;我不知道退役的选手也会这样。”

叶秋特意寻来,要听他这一段悲惨的故事,听完之后,他叹息一番,便满足地去了。

这时候,叶修看到QQ消息又在闪动,他强行关掉内心闪烁着卧槽的七彩跑马灯,点开了对话框。

石不转:B市雾霾重,早点回来吧。

中年逃家的喜悦已经被一盆冷水浇灭了,叶修无意再留在B市,便收拾收拾回了Q市。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又呆不下去了。

规律的作息和健康的生活习惯让他万般不自在。作为一个视时间为无物,是三餐为累赘的天外谪仙人来说,太正常的反而不正常了。

其实张新杰并不强迫他遵循和自己一样的生活习惯,但是生活在一起,总会受到影响。

张新杰即使在夏休期也会像上班一样定时定点地去俱乐部的工会部门打工,而每日清晨的响动也会让叶修失去了继续睡觉的可能。最令人意外的是,张新杰会准备好食材,在厨房的料理台上洗净码齐,等着叶修为自己的午饭添上最后一把火。

为此叶修表示过抗议:“你说你菜都切了不能给做完吗?你可是联盟第一奶妈啊,张新杰同志。”

张新杰也有理有据:“现做的食物更健康一些。而且我是奶不是妈。”

一番心意不能浪费,叶修也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然而一切的爆发是在某一天叶修终于为自己的厨艺和想象力以及对厨艺的想象力折服,打算挖出埋在衣柜里的泡面的时候,发现不但没有结出小泡面,而且所有的泡面都被换成了未拆封的挂面。

挂面们简单质朴的包装仿佛在张牙舞爪地嘲讽叶修因保护不力而造成的泡面的逝去。

现在只是泡面,也许明天就是烟了呢。叶修当机立断,决定再跑一次。

这一次叶修全副武装地出现在了H市。

顶着炎炎夏日终于来到了兴欣网吧的叶修觉得现在只有解放区的天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能来概括当下的心情了。

魏琛和方锐在二楼烧杀抢掠,叶修捧了碗面叼了根烟加入了他们。

从下午到半夜叶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舒爽。

“还是这里好啊。”他全心全意衷心的感慨着。

“老叶啊,那边呆不下去就搬回来嘛,反正我们也不会嫌弃你这个老年人。”魏琛搂着叶修的肩膀,哥俩好一样地说着。

“你就是这么舍不得我,我也不会搬回来的。”叶修晃晃手,让他手上那枚戒指闪着光亮,还扬起嘴角微微一笑,眉眼间尽是嘲讽。

“啧啧,我闻到了什么。”方锐装模作样地吸了吸鼻子,还换上了一副歌剧嗓,“哦!原来是恋爱的酸臭气。”

“走,咱俩撸串去。”魏琛冲方锐挤挤眼。

“哎,不行啊。”方锐会意。

“怎么不行?”魏琛用眼神给方锐点了个赞。

“有个人肯定很久都没撸过串了吧。”方锐一字一句,慢慢悠悠地强调叶修失去了垃圾食品自主权的事实。

“确实很久没撸了,没你们那么寂寞。”叶修波澜不惊,尽显大将风度。

“靠,早说你这么想去,带上你不就行了。”魏琛虽然没有大将的战斗力但是也很波澜不惊。

他们前半夜去,后半夜回,叶修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装死,用意念消化多余的食物。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从朦朦胧胧中醒过来,感觉胃部一阵绞痛,疼得灵魂都快出窍。

他挣扎着睁开眼,打算下床找热水,却看见有一个人影就站在自己面前,在昏暗的光线之中模糊一片。

一阵惊讶让叶修没控制好身形,保持着下床的动作摔了下去。

摔到地上,他也慢慢清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张!新!杰!”

他感觉更惊讶了。

张新杰扶着他躺回床上,递给他药和热水。

“少吃那些东西。”

叶修忽然感觉一阵暖流蜿蜿蜒蜒曲折而上,绕遍全身。

“下午回去吧。”

“……”

不是自己太无能,是敌人太狡猾。

下午,方锐看到叶修真的拖了箱子跟张新杰回去的时候感到十分意外。

“你不再挣扎一下?”

“他可是不到六点就站在上林苑了。”

方锐也明白了,就默默让到一旁保护自己作为一个单身狗最后的尊严。

在回去的路上,叶修问到这一次被发现的理由,张新杰只是摆出了一副早已看透了一切的表情,打开微信朋友圈。

叶修看到方锐昨天晚上的动态是一张照片,只有方锐和魏琛勾肩搭背啃着烤串的样子,很体贴的没有让他出镜。然而很不巧的是,在照片的角落里有半截胳膊和一只手,手上有枚戒指。

人生常如戏,穿帮者不易。

 

又一次回到Q市,但叶修内心满是多次逃家失败的不甘,他还是想用一次完美的失踪来向张新杰展示自己作为战术大师的实力。

他决定先让敌人放松警惕,再进行致命一击。

于是他把对自己的要求提高到了最高标准,每天准时起床,绝不熬夜,收拾房间,学习做菜。

两周后,当叶修都快相信了自己就是这样一个设定的时候,他觉得机会来了。

夏休期已近尾声,俱乐部的工作也逐渐重新展开,他相信张新杰很难立刻就能发现他的行踪。更重要的是,他这一次选择的是一个没有熟人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张新杰一定不会想到他会躲在自己的家乡。

他最后将一张纸条留在床边,戴好口罩墨镜,乘上了去往X市的航班。

他找了家酒店,然后就缩在房间里打荣耀。然而偷偷消失了一整天还没有任何回应,叶修心里别扭了起来。他既希望张新杰能马上找到他在哪里,又希望能好好打几天荣耀。

他打开QQ,给张新杰发了一条消息。

君莫笑:今天你没找到我。

没有回复,真冷漠。

第二天他又成功地安稳打了一天荣耀,又给张新杰发了一条消息。

君莫笑:今天你又没找到我。还脏心杰呢。

第三天.

君莫笑:你今天双没找到我。我可是会反悔的啊。

第四天.

当叶修在输入框里打完了“今天你叒没找到我。”准备发送时,忽然弹出了一条消息。

石不转:今天去看看我爸妈好吗

叶修感觉自己的大脑在用自己的智商放着七彩的烟花。

君莫笑:这次你怎么找到我的?

石不转:刚发现你上次用我手机登录QQ没有退出,点击登陆后能查询登录地址。

君莫笑:心脏啊你……

几十分钟之后,叶修看到了等在咖啡馆的张新杰。

“还跑吗?”张新杰问他。

“跑,怎么不跑。”叶修苦着脸说,末了还补一句,“反正也没指望真跑得过你这种心脏。”

张新杰笑着把一张纸条推到叶修面前,上面写着: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说话算话吗?”

“呵呵。”

————H End

评论(14)

热度(75)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