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上次看到的一篇故事的经验总结:

情节上有点太过于直线,就是说目的性强。如果一篇作品情节设计的目的性很强,也就是说情节全部服从于主要矛盾(暂且借用主要矛盾这个观点),比如说强调了性格中的缺陷部分,而没有将这样的部分合理融入到整体性格当中,那么这一部分可能会显得有些割裂。因为事实上这样的部分是被过度聚焦了的。如果用一个比喻的话,这一部分的饱和度远远高于其他部分,有些过于显眼了。如果要强调人物的一个特质,在这篇文这样好的基础上并不需要再补充表现其他特质的情节以平衡这种显眼,只需要降低这部分情节中所表现的矛盾的清晰度,并且在其他情节当中反复着色,提高浓度也即是色彩的明度。否则如果所强调的特质过于显眼并且略有割裂,那么读者的视线过于集中,并可能产生一种因这种显眼而略有疑惑,很有可能自然产生了批判情绪。并且读者在进行归因的时候可能更趋向于选择最明显的,所以BE被归因于性格缺陷而非性格指导下的处事方式的失误,所以读者进一步归因于性格的自私造成失败,而非性格当中不可调和的矛盾了,而在这篇文当中,这样的直截了当的归因显然是一种浪费。这绝非是性格矛盾描写不足,而是前面所说的“过于显眼”。我觉得这也许就是读者们关注点产生偏差的原因了。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