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其实“肉”很容易陷入一种奇观化的陷阱。在描写的过程当中,作者越是着力于情景的描绘,便越是通过视觉刺激来产生吸引力,但不注重情景描绘又会在这一部分情节忽然卸力,浪费了本来已经推到较高的情绪浓度。其实不论是肉还是“肉”,都有很明显的通过挑动人类动物性一面之审美的现象。但这种奇观化其实除了吸引读者之外对于作品本身的价值没有任何作用。倒不是说“肉好吃”(不论是哪种肉)这句话是一个贬损,但是采用肉这个行为对于菜品或是作品的影响都是需要一定的水准才能保证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