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 联大 10

————凑整数完结

————今天怎么这么短小

————我不管,等我高兴了还要再补充


褒城距离汉中不过是一上午的路程,清晨自褒城出发,到了正午时分便抵达了汉中城。原定在汉中寻一处地方用作校舍,但是鉴于初到此处,对一切都颇不了解,重新恢复的委员会便决定暂时先不复学,待到经过一番考量之后在确定校舍。


校舍还没有定下,教育部的又一条电令先传了过来。要将西安临时大学更名为西北联合大学。

换了名头倒是小事,关键是经费又重新划分了一次,原有的各学校都要拨出款项供应联大需求,比照过去在西安,联系更加紧密了些。

本已决定此番定要聚集在一处办学的,只是没想到汉中一城,几乎竟连个能够容纳全校学生的地方都找不出来,重新恢复了的委员会最终还是决定迁至汉中城外的城固县建校。

 

由于找到能够集中办学的空屋实在是难上加难,最终还是决定将各院系分散在县城之中。文学院和理学院合并成为了文理学院,校舍定于旧考院。

外文系教授到了汉中也不知怎么就病了起来,连同那个学生一起,都没有到城固县来,后来也就重新补上了几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外文系教授。他们并不是当初一同从西安迁至汉中的,与其他人也没多少话题可聊,渐渐也就不甚交往了。

 

在正式开学之前,学校又招了一回生,学生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又添了些助教之类,学校里比以往也热闹了许多。

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准备工作要做,教员全都忙得焦头烂额。开学的日期已经定在了五月初,算着日子也不剩了几天,叶修只能深夜摸黑回到住处,张新杰也是起早贪黑,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用,多日来两人竟然不过就是见面点点头算作打过招呼了。

 

就这样忙到了五月二号,学校终于正式开学。清早便在校本部举行极为正式的开学典礼。

木板架成的高台前面是旧木桌拼成的讲桌,正上方悬挂着的是匆匆赶制的条幅。看上去是个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那些领导、代表站上去就轻易不肯下来,从组建临大之初,一直讲到如今联大正式开学,一路上的艰难困苦都翻过来覆过去,一遍又一遍地讲。最开始的讲话还能引发学生们的共鸣,或垂泪或呐喊地配合着,但是越到后来,就越是提不起精神来了。


叶修偷偷打了个哈欠。东奔西跑了数日,总算能在一个地方安定坐着,一阵一阵的困倦就不受控制地袭来,没过一会儿就深深垂着头,小幅度地来回晃着。

张新杰看他晃得有趣,每当快要歪倒,就会忽然一僵,看似清醒地坐正了之后,又继续摇摇晃晃。

“叶修,醒醒。”

叶修立刻做出了反应,转脸望着他,眼神清醒得像是根本没睡似的。

“还没讲完?”

“换了个人。”

叶修点点头以示知道,紧接着一闭眼睛就又要睡着。

“别睡,正有人往这边看呢。”

“是吗……那你跟我说说话。”

要没有铺垫地突然开始一个话题,张新杰哑了一瞬。

“我自那日初见到你,就知道我今后的人生跟你脱不了干系。”

“可我第一回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可万不能跟你有什么干系。”

“为什么?”

“你那么一副道学家模样,交情浅倒也罢了,若是被我带偏了,可实在不合我行善积德的本性。”

张新杰听着他的话就笑。

“那你何以敢于让我天天叫你起床?”

“那……谁知道呢。”

“你还是不坦率。”

“这么笃定我说的不是实话?”叶修终于全然醒了过来,满眼是笑的偷偷盯着他。

“直觉。”

“但你不信直觉。”

“有些事情只有充分的证据才能令人信服;但是有些事情,只有充分的直觉才能令人信服。”

“你不觉得,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么?”

“据我所知,有的人更喜欢和他相似的人,而有的人更喜欢和他相反的。”

“比如你?”

“是的,比如我。”

“好吧,也比如我。”

他们都一脸严肃地望着台上喋喋不休的那个人,手在一排排座椅的遮挡之下牵住了,就越握越紧。

 

————

 

天气就那样无可阻挡地热了起来,虽是南北靠着山,但毕竟热气蒸了起来就难再散去。到了八月上旬,门窗四敞大开都没有一丝凉风。

叶修站在教室里,正热得大汗淋漓,上衣贴在背上又黏又闷。不要说臂上的细汗怎么都抹不去,就连手上的纸页,都吸了水汽软塌下去。

坐在椅子上的学生也都烦躁不安,来回摆弄着手中的东西。几人围在一起看着课本,眼神都在书上,但你挤我我挤你,根本没有半点心思在听课。

“从隔壁那帮人去找什么张骞墓开始,我这汉书已讲了一个月。听说今天有个挖坟掘墓的回来,咱们就直接堵他问问。”叶修懒懒地拖长了语调,学生们一听却一扫刚刚的疲乏,欢呼起来。

 

一群人找了个凉快地方等着,很快便看到张新杰提着个手提箱远远地走来,单看那神情,还是那副不让人窥见心事的模样。

走到近前,他也看到叶修带着一帮学生坐在转角,正是等着他。叶修见他眼神转过来,便没什么诚意地挥着手打招呼。

“回来啦?这儿有些个学生还挺难应付,你来帮个忙?”

张新杰猜不出叶修是什么意思,只迟疑着点头。


学生见他应允,立刻站起来,只是问出口的问题却不大着调。

“先生,您怎么看张骞出使这种跋涉千里的事呢?”

张新杰心下了然,也不计较这问题问得无趣,就望着叶修,不紧不慢地答。

“若是心里乐意,向着希望去的,走多远又有什么关系呢?”

叶修也望着他,不紧不慢地听,嘴角却抑制不住地悄悄勾了上去。

翠色深深的树无尽地绵延向远方,太阳也无尽地倾泻着浓烈的光色,远处有飞鸟轻轻滑过,旧皮箱闪着润泽的微光。

他忽然大声对着那些学生说:“你们可要用心问,别轻易放过了他。”

 

 

 

 

————

完结感言

都让开我要装逼了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能把一个中篇完结掉(虽然只是一个刚刚成为了中篇不久的中篇),对我而言写故事终于不是败人品的事了!


首先要说,真正的历史被我魔改得差不多了,那些真正的大家竟然直接被我删掉了。一方面是安排进去了几个人物之后很多事情就说不通,另一方面是那么多名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我也算是尽量让故事看起来真实一些,所以折腾了挺多有的没的,不过大部分的故事走向都还算是有史可依的。


当然还是有很多bug。比如我尽我所能也没法胡诌外文系教授应该叫什么,出场率比较高的学生们(?)叫什么,还有某些人连曾用名带账号卡带曾用账号卡都编不出一个表字来。


还有刷时髦值这件事情。我努力把两个人刷得差不多,但是好像到后期根本算不清楚了。就这样叭。


我过去特喜欢扩写历史,就是把缩略冷硬的记录变成一个有人情味道的故事,所以前不久喜好回潮,脑了一个段子(当时还是个段子),原本最初是个什么样子的故事我现在都已经忘了,所以现在这个剧情和我无关,都是他俩乐意(。


另外西北联大的历史也忒不清楚了,主要参考资料就是个纪录片。


作者虽然是一个(有)故事的创作人,但其实还是隐藏在故事之后更好些。

溜了溜了,下个脑洞见。

不过不保证完结(。

w


评论(7)

热度(17)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