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闲渔

谢谢你能来听我讲故事。
有开头的东西都会弄完。

咸鱼。非常之咸。
在温暖的季节翻面。
月更侠。永远高三永远十八岁。

【张叶】十分钟

——哎呀,ooc了。


雪夜寒风吹刮,显得没聚起几个人的兴欣网吧更冷了一些。电脑都是开着的,但只有几台闪着各色的光影,映在人脸上,色彩迷离。

有个人就那么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一身此地无银的装扮,但腰背倒是格外挺直,不像意图掩人耳目,也不像是个喜欢窝在网吧角落包夜的游戏宅。

他依照顺序拍了拍身上的残雪,不紧不慢地停在了吧台前,微微顷身,凑向正值班的叶修。

“网管,上机。”

叶修在键盘上四五个残影的手明显有一个空拍,他很是惊诧地抬起了头。

但旋即便又恢复常态,按住了那人正往外掏身份证的动作。

“甭拿出来了。”叶修随手拿起桌上笔筒里的美工刀,指向身后的挂钟,还煞有介事地把刀片推了两格出来,然后转过头来,挑起一边眉毛,拗了个特别无奈的表情。

“看看,十点二十五,开了也是浪费。”

“那就不开,”那人果然没有意见,“现在十点二十五,走回酒店十五分钟,洗漱十分钟,正好还有十分钟。”

“十分钟还劳动哥们儿大驾,干嘛来了呀?”叶修倒是认真讲着话,但是手底下的键盘跟有磁铁似的勾着他时不时挠两下。

但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就直接隔着高出一截的吧台贴了过去。

“哎哎哎,嘛呢嘛呢。这是网吧大门口儿,注意点影响。”

“已经没人了。”

“去,谁都跟你似的。赶不好儿分分钟就来一批,”叶修还真的鬼鬼祟祟地向着门口张望了一回,“你就剩下九分钟了,有什么事说吧?”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哎——我还真没什么想问你的。——别介,你这不说话琢磨什么坏主意呢?”

对方仍然没有说话,就只是用一种极为少见的神情望着叶修——就像是他在比赛日的晚上突然出现在兴欣网吧一样少见。

“张——”叶修声音刚出口就闭了嘴,半个音节压在了喉咙里。

“算了,避着点人吧。跟我过来。”

说着他便从吧台旁边钻了出来,然后拐进了光线暗淡的楼梯间。

身后的张新杰也顺着他那九曲十八弯的路线精准走了过去。

“外边不要紧?”

“没事儿,就剩七分钟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催促的信号,张新杰快速迈了几步,直接停在叶修面前,伸出手维持着一个将抱不抱的姿势,犹疑了半晌,还是把下巴搁在了他肩上。

“呃……”叶修轻轻开了个头,“围巾上都是雪,凉。”

“哦。”

难得摆出了这样一个瘫软的姿势,张新杰自然不会轻易起来。

叶修看着自己的呼吸打在张新杰的围巾上,雪片在慢慢变成透明,然后没入柔软的布料。

“十八分钟的时候,你不应该让老韩左移。”

“嗯。”

“二十分钟的时候,应该慢一点,被周泽楷猜中了。”

“嗯。”

一边是做批注一样地找问题,而另一边只是低低地应声,单看画面倒是有几分小说里的那种温柔氛围,但听对话到一点也不温情,还有点无聊。

“你自己比我清楚。”

“嗯。”

仍然只是非常单薄的回答。

“你……你没完没了地跟自己过不去,多没劲呢。”

“就我目前的了解,跟你较劲更多一点。”

“也许没错。从多少年前就开始了。”

说着,叶修略微回忆了一下:“第四赛季。”

“比第四赛季多半年。”

“哎呦哥们儿,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理想远大哎。不错不错。”

张新杰也没理叶修那多半笑得张牙舞爪的表情,只是恢复到惯有的站姿,低头看了眼表。

“十点三十一了。”

他那语气似乎并不包含任何意味,就像是最为普通的那一种报时。

“人这一辈子那么长,没完就还多的是机会。”叶修却突然挑起来了另一个话题。

“你看老韩,那么坑队友,不还死皮赖脸地留着?多大年纪了,又不像我似的那么可靠。”

“队长一向很可靠。”

“我可不替你们义务分析。但是你该放生就放生,救不了就算了。谁没一死呀?”

“我认为还有转机。你呢?如果是你甘心就这样放弃么。”

这不是个问句,张新杰没打算让叶修回答。

所以叶修也就真的没有回答。

“你这人看着挺公道——嗨,就是看着公道。”

叶修往后挪了一步,虚虚靠着墙。

“不是说不让你背锅,但你也别乱背不是。今儿你这明明是个铁锅,非得背个砂锅。我给你加个盖儿。你是不是饿得慌,背来砂锅咱们煲碗汤……”他说着说着倒还唱了起来。

“我……”

“停,还没给你自由辩论时间。”

“还剩两分钟了。”

“那反方总结陈词吧。”

叶修真的把话收起来,但张新杰也忽然没话讲了。

两个人在楼梯间明明灭灭的旧灯泡下无言对望,饶是心理素质极强的叶修也感觉到了一丝尴尬,但张新杰偏就是岿然不动,也不说话,也没动作,就是表情略舒缓了些,虽然眉头仍皱着。

“十点三十四了。”张新杰说。

“出去吧。”叶修应了一声。

叶修走在前面替他领路,但还没出楼梯间,就被轻轻扯住。

张新杰在叶修身后,用嘴唇贴了一下他的脸颊。

“出去吧。”

他的声音极近但又极轻。

 

网吧里的人更少了些,但外面的风雪稍减。

吧台电脑的耳机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叶修走过去,拿起来,也不听那端的人说话,直接对着麦克说话。

“不说好了十点三十五么?”他抬眼看了挂钟,“这不还有半分钟?”

直接顺手撇下耳机,隐约传来对面的吐槽:“半分钟算时间?也能算时间?你快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叶修没再理会,跟张新杰一起走到门口。

“半分钟时间长着呢。不是吗?”他拉了一把张新杰的手。

“比什么都长。”

张新杰顺势拉过叶修的左手,在他无名指的指根画了个圈。

叶修怕痒似的笑了,反握住张新杰的手举到眼前。

“你的路长着呢。”

“你呢?”

“比——你——长——”他拖长了声音答道。

——Fin

 

起因:想写一个西安口音的段子。

经过:觉得太瞎了。

结果:变成了一个不太好笑的长段子。

 

让我们看一下这个段子原本的模样:

虽然一身此地无银的装扮,但腰背倒是格外挺直,不像意图掩人耳目,也不像是个喜欢窝在网吧角落包夜的游戏宅。

他依照顺序拍了拍身上的残雪,不紧不慢地停在了吧台前,微微顷身,凑向正值班的叶修。

“王贯,kai(第二声)计子。”

 

对话里面和谐的部分有轮回躺枪。

为什么非要找轮回躺枪呢?因为轮回近。

为什么耳机那边的人有点像黄少天?因为就是想欺负黄少。

为什么ooc?意外……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突然觉得有一段有点歧义 显得张有点意气用事……还有比赛那两句话 等我改改。

评论(4)

热度(35)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